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内功篇

形意拳秘诀: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

时间:2019/12/17 13:02:01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113   评论:0

形意拳秘诀: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

形意拳还有秘诀,叫「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」,不好懂。这个不好懂的,先讲个好懂的手。我年轻时有外号叫「穷大手」,說我没钱也争大,花钱不计后果。練武的人特别容易这样,因为交朋友时好面子,这是玩笑话。

自修象形术,要懂得兩个词,一个是「不着相」,一个是「入了象」。不着相,无踪无影的才能打着人,显架子显功夫,就被人打了。「移形换影」不单是比武时的身法变化,还可以引申到練法裡來。从練武的时候就不能着相,给个龍形,这是基本。練武打这个形,要打得它生出变化來,打得神龍見首不見尾。多練,不是简单重复,不是次數多,而是内容多。要把形打花了,打散了。一个形裡生出许多东西來,这才叫多練。能多練自然有趣味,苦練不对,抽鸦片最苦,但抽时最上瘾,練拳觉得苦,便是人了歧途。没有兴趣不上功,身子催着你練,身子不动脑子还动着——这是形意的練法。比武靠即兴发挥,練武也要即兴发挥。男人天生好名利美色,說男人最高兴的时候是「洞房花烛夜,金榜提名时」,但練拳也能練得人最高兴。旧时代讲门子(依附官商),有门子就飞黄腾达,没门子你就忍着吧。因为有个不一般的高兴,能看淡那些常人高兴的东西。

所以旁人說:

「你们練形意的有歪理。」

形意比武发力时,只在碰到对手身上的瞬间,手才握紧。同样的道理,只在打倒敌人的一瞬间,才露真形——这是五行拳的用法,只用一点,一点即可。大部分时间是存而不用,神经上有储备就行了。《西游记》裡的妖精,关键时候才显原形,真身只在剎那。練了拳,一天到晚身上显著架子,这是妖气十足。唐维祿怎么瞅怎么是个老农民,只在与人交手时兩眼才來光,見着了唐师的神采,也就被他打倒了。

在如何显真形这一点上,人和人就分出了巧拙。剎那显真身,是形意拳的大巧。古拳谱云:「拳打三节不现形,现形不为能。」——不恰当地现了形,是大外行。指望摆出劈崩钻炮横的架子赢人,是指望不上的。不能蛮干,否则一下就被人借了劲。为人处事也要这样,練了武就藏着,藏不住就会得罪人,一得罪就一大片,藏还得深藏,关键时候露一手就行了。

形意拳是留给笃实用功、心地纯正的君子的。比武的关键,就是看对手给什么好处。人家送來的,不是自己预想的,就亂了,这是功夫未到。功夫好的人,打人跟预定的似的。定法不是法,要見招使招、見势打势,但只会拆对方的招,还不行,要拆了对方的神。先要相人,将來把脑子「化」了,对方一动你就知道,这叫「人了象」。河北有个庙州,在四月十五号,尚师在那裡显了神奇。他平时就是心裡总迷着拳,他一闪念,催起了身子,一下窜出去一丈多远,老辈人评說:「尚云祥人了象,脑子化了。」兩强相遇勇者胜,兩勇相遇智者胜,斗拳就是斗脑子。薛颠說:「形意,以意打人为妙。」化脑子——这是形意的歪理。比武不能硬挺,要借上人家的招使上人家的力,「支使」兩字是要诀。練拳練到一定时候,就想練了,不練身上起急。

形意拳秘诀: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

練着練着,很舒服地痛了,說明长劲了,筋骨起了变化。再往后,得病一场,身体很健康,但就是觉得病了,哪哪都不对劲。得适应一阵子,能自己把自己调理过來,就走上了康庄大道。如此循环往復,适应一次就长一次功夫,长了就管用,与人交手,鬼催着似的就把人打了。打人跟闹鬼一样,你說形意有没有歪理?

練拳不能太用劲,要用脑子调。太紧了人受不了,你以为下了功,只要練就肯定好,不一定,練反了就糟了。形意拳哪一拳都健身,反过來哪一拳都伤身,越練越松快,就对了,練着乏味痛苦,就要赶快变招。否则劲太紧了,能把人練傻了,这是真事,不是比喻。練拳就是練脑子,师父留一手,徒弟们就成傻瓜了。尚师对徒弟好,唐师說:「尚云祥无偏向,会多少,教多少,不留后手。」张鸿庆名声不大,人也不起眼,但功夫硬,随他习武时,因为没有拜师,所以他总說:「我这是给唐师傅捧捧场。」教我时没假话,可惜不深讲。

没立下师徒名份,应酬话就多。所以学形意一定得先拜师,老辈人很爱惜自己的名誉,是我的徒弟,得能代表我才行。秦琼和羅成相互教,最后秦琼留了个撒手镧,羅成留了个回马枪。而师父教徒弟,留不住东西,也不敢留,因为練武差一点就有毛病。徒弟不如师傅,不是师傅不教,只是徒弟没練到。薛颠教我的牛象和书上画的差别太大了,完全不同的兩码事,我也不知道是何缘故,披露出來,给讀者作个參考。

手指翻挺,这个小动作就是牛象。指头上要有牛劲,五百多斤的牛能把全身重量顶在犄角上。用法是,贴身战时扎敌脸。是被人擒拿住肩膀时的脱身动作,或敌人攻击我头部时的反击动作。头部下低,也要向前顶一下,给扎出去的指头—份助力。因为头低下了,眼睛看不到手,手指凭个大感觉盲目地扎过去,有点像小孩打架,是撒泼打浑的无赖动作。薛颠的修为能点穴,所以在短兵交接时,捏、拿、点这三样别人不好使的东西,是他的拿手好戏。

練了牛象,指头上出了功夫,就可以进入猿象。所谓「人了猿象,满脸花」,和牛像一样,猿象也是扎人脸,只不过牛像是被动反击的险招,猿像是主动地戏耍别人,用的是「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」的身法秘诀。說是秘诀,字面上也不玄虚,說的是返身打法,「肩在手前,手在脑后」的隐喻是重点的重点,没师傅的人不知道練这个。战斗一起,会有意外妙用,是形意的精华。

形意拳中的偏门攻防、返身打法是李存义发扬的,从李存义开始,形意的钻拳中就溶上了八卦的东西,借着个八卦的动作往身侧点——唐师尚师传我的都是这个功架。我得的钻拳的基本形不是从下往上钻,而在于从中往侧点。那个借來的八卦动作,借了就不还了,溶在钻拳裡起了变化,将将还有八卦「回身掌」的形态,向体侧一滑步,前手向外撸去,还有塌劲。胳膊撑起來,手掌是横的。

然后后手随着点过去,手虽有前后,但兩臂要有合力。犹如弓弩,兩头绷上劲,才能射出东西,松了哪头都不靈。钻拳犹如螃蟹,是横着走的,左向一掌跟一拳、右向一掌跟一拳,就練上了返身。猿象的返身动作比钻拳大,因为钻拳把由下往上的钻势压缩到一根直线裡了,而猿象把这个上下钻势张扬了,蹲身时一回头就转了向,这一转比钻拳带的动静大。转了向就钻,犹如猴子一下窜上树,人虽然没跳起來,劲要窜起來。象形术猿象的指头奔着人脸,形意拳猴形的猴挂印也要预备着——这个比武要点,我看书上提了一句,在此特别强调,这兩招是一个招,少了谁都有危险,猴挂印,膝盖是一大块骨头,等于一方大印,要把这大印的份量挂到敌人胸膛裡去,最佳的落点是兩胸中间的穴位。这是个狠招,但不会返身换身影,一抬膝盖便挨打。

練武枯燥乏味时,要往骨头裡边練,不要管什么「中节随、根节追」了,活动着就行了,全身一块往骨头裡走,这是猿象的轻身法。只能意会,无法言說。形意拳、象形术、八卦掌都是一码事,最要紧是郑重其事,練一点都不能含糊。我年轻时練拳起五更睡半夜,喜欢夜深人静、无人干扰的光景,一个人只有練拳的心思,就能得着越來越多的东西。


特别说明: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