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太极拳小架

陈氏太极拳小架传人崔玉洁

时间:2019/7/2 7:31:08   作者:未知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8   评论:0
陈氏太极拳小架是整个太极拳体系的核心,是陈家沟太极拳的看家拳,是行内人士普遍赞誉的“功夫架”。是太极拳精神实质的最佳体现!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:陈氏太极拳小架传人崔玉洁。欢迎阅读!
  陈氏太极拳小架传人崔玉洁
  在太极拳界,西安有着十分深厚的太极文化底蕴,是公认的小陈家沟,太极高手辈出、名家云集,深藏不露、隐修得道者不在少数,崔玉洁崔公就是其中的代表。崔公的一生充满了传奇,太极拳是中华文化的传奇,在历史的巧合机缘中,两种传奇碰撞在了一起,这种传奇的碰撞造就了崔公、成就了崔公。
  由于二战期间日本侵占了大半个中国,河南、河北等太极拳发源地的嫡宗传人们纷纷避开战火来到了西安,解放后再也没有回老家而是将人生情感、太极功夫和太极文化牢牢地在古城扎下了根。来自河南温县陈家沟的一代陈金鳌先生陈金鳌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,因此,西安成了太极拳的第二故乡,二战这段特殊的人类历史成就了西安这个特殊的太极文化名片。
  一、一生传奇、博学多难
  1928年,崔公生于河南温县大户人家,为家中三子,大哥在军队担任要职,二哥将绸缎生意连锁店遍布大江南北,故家中殷实富裕。崔公天资聪慧、过目不忘、入耳能记,家人聘请饱学儒者教授四书五经,十三岁之前已将经史子集烂熟于胸。因此,崔公自小礼义具备,诗文皆精,循循有儒雅之风,以神童名闻乡里。
  崔公生长于乱世,时值国家动荡多难,奇人异士纷纷隐藏民间,在租赁崔公家门面房营生糊口的租客中,存在许多深藏不露的民间艺人高手。崔公以礼节待人,十分招人喜爱,这些异人租客既是出自内心的喜欢又出于糊口养家的需要,私下倾囊传授崔公各种异学奇技,加之崔公善学好问、喜交异人,因天生体弱而喜学养生武术,便在正学之余,跟着这些异人租客苦练梅花拳、两仪拳、形意拳、八卦掌等数十种拳术,并旁及阴阳风水、医、卜、星、相,这些为崔公日后的博学多才夯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  读完七年私塾后,前往郑州入学洋办小学,因不懂英文,又回家重读私塾1年。后再次前往郑州入学美国人举办的圣德中学,又因英文问题,入学郑州师范学校补习英语两年,之后再次入学圣德中学三年,接受西方科学教育,这种复杂的求学经历,使得崔公中西兼学,博闻强记,涉猎古今中外各种文化知识,这对当时甚至今天来说,都是十分的稀有难得。
  日军入侵中原后,因家人爱国思想踊跃,家道受到日本人的影响而逐渐走向下坡路。年轻气盛的崔公因看不惯日本人横行霸道,愤然背井离乡辗转外地谋生,走上了颠沛流离、饥寒交迫的生活道路,遭尽世人冷暖,品尽人间酸甜。在孤身流浪的岁月里,崔公数次路遇奇人,学习奇学异技,终因谋生糊口而中途放弃,为了糊口,学过许多技术,曾从事木匠、裁缝、机器修理、餐饮等多种行业,所学技术和业绩皆为同行一流。经过抗日战争、国共内战的动荡岁月,崔公阅历广泛,参悟漫漫人生,心中所想非常人所及。
  二、结缘太极、大道伊始
  1951年,崔公来到了古城西安,机缘巧合,随即与当时太极名家张鸿道相交甚欢、亦师亦友,跟随张鸿道朝夕练习太极拳,由于国学功底深厚和天资聪颖,加上求知真切、一点就透、一学就会,功夫进步神速,身体逐步壮实,体质大有好转。经过16年的练习,太极拳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,拳术功夫与理论尽为同道称赞,在推手实战方面更是名闻古城。然而,由于先天体质较弱,加之少时离乡、久经磨难,身体顽疾并未根除。
  1967年,终因身体虚弱无法继续正常上班而病休在家,肺病严重到夜里睡觉咳嗽不断,心脏病更是严重到头晕眼花,有时走路在不觉中跌倒不起,肾脏衰竭到行路不过百米、站立不过一刻,平时嘴歪眼斜异常,令人不忍直视,癫痫病冷不丁随时发作,医药调理始终无效,诸多名医断言寿命不过49岁,然崔公乐善好施、积极乐观,始终没有放弃对生活的热爱、养生的追求。
  冥冥似乎有天意,陈金鳌先生晚年被其侄女陈凤英自宝鸡迎接至西安养老,随后崔公于1967年结缘认识了陈金鳌先生。陈金鳌先生生于拳术世家,陈氏小架太极拳第四代传人,是陈垚先师长孙,喜静少动,言语惜字如金,不显山露水,深得祖父陈垚及叔祖父陈鑫喜爱,随祖父、叔祖父习文练武,常年不离左右,年少时既获小架太极拳之真妙传,拳术、器械俱精,曾徒手斗百人,一生未逢对手,是陈家沟公认的陈氏十八世小架太极拳代表人物。崔公慧眼识真人,遂拜门求教,为陈金鳌先生收为入室弟子。
  陈金鳌先生为人谦和,精通陈氏太极拳所有拳架和兵器,实为武术大家,对弟子有教无类,因材施教,不管弟子想学大架太极拳、小架太极拳、各类兵器,还是推手发劲,陈金鳌先生总能随心教授。唯有崔公与众弟子不同,陈金鳌先生问崔公学拳心愿,崔公却志不在拳架、兵器和推手实战等表面功夫,只求明白太极之理,掌握太极核心,以求根除顽疾、延年益寿。陈金鳌先生既大为感动也颇为欣喜,弟子寻明师难,反之,明师遇明徒亦难,陈金鳌先生和崔公的相遇就是明师与明徒的相遇,是历史的机缘,也是两个传奇的碰撞!
  崔公病休在家、劳保养命,时间充裕,又因与陈金鳌先生同住一处,加之天资聪慧、博学好问,太极功夫和理论已有相当深厚的功底,故深受先生喜爱,相对众弟子,崔公朝夕不离先生左右,占尽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之便利。陈金鳌先生教崔公,不同凡俗,前期只讲拳理不说拳架,讲解直奔太极核心真髓,问学一年后,崔公对拳理心法豁然贯通,尽得太极精髓。随后,崔公便完全放弃了以前所学的所有拳术,全心全意跟随陈金鳌先生学习陈氏小架太极拳,崔公学习拳架自“代理架”单刀直入。经先生拆架捏架后,崔公尽得太极神韵,各种兵器套路和用法也随之不学自会,崔公精通五十多种兵器套路及用法,不得不说是武术界的奇才和奇迹。
  1971年,陈金鳌先生无疾而终,崔公跟随陈金鳌先生仅四年光阴,但由于心无旁骛、进境迅速,完全继承了陈金鳌先生的全部家学,尽得陈氏太极衣钵。此后,崔公不但推手功夫一时无敌,而且所有旧疾不治而愈,身心尽去衰病之态,精神面貌容光焕发。
  三、武林新秀、名闻海内外
  自陈金鳌先生逝世后,崔公深深体会到了正宗太极拳的奥妙,得偿平生之夙愿,走上了养生健身的康庄大道。崔公深知太极拳博大精深、艺无止境,严以律己、刻以修身,在太极道路上越行越远、越深。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,崔公为追求更高的修为境界,到处拜访名师,一旦听说哪个名家厉害非常,立即骑车前往较技,但每次都是接手即发,对方无不应手飞出,一时未遇对手,成为名震当时的武林新秀。
  在之后的二十多年里,有诸多海内外武术名家来西安旅游、交流或访问,皆慕名拜访崔公,并与之交手试技,大为叹服。海内外武术界名流大家们公认崔公是真正的陈氏太极拳衣钵传承人。虽每次获胜却不见面带喜色,崔公颇有失望遗憾之态,让不知内情者寻味不得。近二十年来,因年龄过长,崔公不再与人推手较技,而是静心隐修闹市,故除年长者或早期名家外,少为外界所知。近几年来,偶有北京、上海、深圳等少壮派高手名家慕名前来较技者,虽过古稀之年,崔公仍是一触便发人于数丈之外,被打者不知如何被打,因此,无不心服口服。
  四、淡泊名利、求真悟道
  崔公一生淡泊名利,仅追求内心修为,不为外界物质牵绊,虽起居闹市,但衣着饮食简朴、住所家徒四壁。随陈金鳌先生习练陈氏太极拳后,深受其益,故崔公习拳只注重养生健身方面即“工夫”的习练,崔公常说:“有了‘工夫’自然就有了功夫”。
  崔公不重虚名,中年时与现在许多已名扬天下的高手切磋,相知相交,从不炫耀。崔公看淡身外之物,若是无缘,概不接见,多少名商大贾因此被拒之门外。出于传承方面的责任,崔公担任了西安陈金鳌太极拳学会顾问兼总教练、陕西陈式太极拳小架学会顾问和终南书院顾问,2013年受杨式太极拳传人赵幼斌先生邀请,应允出任西安太极拳总会顾问。
  崔公对艺术和真理的追求尽善尽美,孜孜不倦,陈金鳌先生仙逝后,心中时有困惑,无处发问,所幸崔公天资极高、博学多才,加上人生阅历丰富、国学功底深厚,每每与人推手较技后,虽获胜而回,却时时总结自身不足和改进之处。随着太极“工夫”的不断积累和太极感悟、体证的升华,虽失去了陈金鳌先生的亲身点教,太极进境仍是不断深入,晚年已臻化境。
  崔公说,太极拳的最高境界是内气在五脏内进行五行运化,而不是推手较技、防身自卫等表面功夫,内气运化可集结为内丹养生,十分近似于道家的金丹修炼大道。
  崔公习拳不分行走坐卧,时时处处皆太极,有人看见崔公坐着习拳,以为崔公双腿行动不便,而弟子们偶有看见崔公躺着练拳却习以为常。坐、躺习拳与常见站着练拳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前者能更容易练出身法、也更容易练丹养丹,反之,站着练拳不但身法难练,丹田内转的练习更是难入登天,因此,崔公鼓励弟子在练好站拳的基础上,逐步将练习形式向坐拳和躺拳过渡转移!
  问道终南山是古今往来多少名人骚客的梦想,弟子朱文革、崔秀菊为满足崔公心愿,在咸阳淳化县原始生态草地上建立了北山洞院太极养生基地,作为崔公晚年的太极道场。北山洞院自然环境幽静美观、空气清新,根据崔公学识和想法,道场设有三洞天和五道院,分别为福居洞天、无忧洞天、太极洞天和茶道院、医道院、中道院、花道院、书道院,以中道太极为理法传播传统文化和传承太极拳,是崔公隐修和静修的绝佳之所。
  在太极道场,崔公基于现代人国学功底浅薄这一现实情况,创立了较为实用的太极禅,太极禅融入到人的行走坐卧、言谈举止之中,更是因为坐拳和卧拳的练习形式具有上功快、效果好、简单易练和容易实现的特点,备受人们喜爱。因为崔公,北山洞院太极养生基地现在成了太极文化养生之圣地,遇到已有相当功底的游客或拜访者,崔公不论师徒名分乘机随缘点化。
  五、德艺双磬、随缘收徒
  崔公习拳注重德艺双修,既注重技艺的修炼,更注重品德的修养,虽随陈金鳌先生时日不久,但言谈举止中都充满了陈金鳌先生的影子,不但陈金鳌先生的衣钵得到了传承,陈金鳌先生的作风也被崔公沿袭。同陈金鳌先生一样,崔公少言寡语,喜好平静,也从不吹嘘张扬,虽身居闹市,与常人无异,不知者以为普通老头而已。
  崔公与人推手较技从来是点到为止,从不重手伤人,被打者无不心悦诚服,往往风趣地说“被打也是一种享受”。因此,崔公早期名闻海内外,不是靠技压群雄,而是归功于德艺双馨。
  崔公为人大度,好交朋友,因见多识广、历经磨难,洞察一切世事,故早年仅以太极拳自乐自娱,不愿刻意收徒教人。崔公看重缘分,若是有缘,不看富贵贫贱和师徒关系即可随意指点,六十余年来,崔公随缘指点了不少人,学者无不受益,后来多有人以自称崔公弟子为荣,崔公多不记得,也不在意。
  近十年来,随着全世界范围内流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之风,崔公基于忧虑太极妙学失传的危险,开始留意观察可造弟子,随缘伺机收徒。在收徒方面,崔公把自己当成一面镜子,以自己为标准来选择弟子,悟性、人品和文化功底是主要方面,通常经过10年以上的考验观察,方可接收为弟子,因此,直至目前,才正式收取了崔秀菊、陈火、陈莹、赵雁军、王小健、朱文革、王文国、张旭东、杨晨光、崔随根、李政衡和李小星等12名弟子,2015年2月19日才第一次举行收徒仪式,与春节同庆。崔公常说:“太极传授在精不在多,有缘者终究得以继承,并不是非从我这里学习,天外有天,世上高人多的是”。因为有缘,虽没有师徒之名却早有师徒之实,所有弟子自结缘崔公起就开始聆听太极真谛;因为收徒标准严格,弟子数量极少;因为从不夹私藏技,崔公对弟子从来都是严格要求,反复询问听懂了没有,其中,崔秀菊和陈火是崔公的女儿和女婿,仍执弟子礼,听拳术理论和看拳架示范方面一视同仁,因此,有些弟子的总体水平比崔秀菊还略高些。师姐崔秀菊作为全职太太,在家全力照顾服侍崔公,在令弟子们感动的同时,也有一点令人欣慰,犹如崔公跟随陈金鳌先生一般占到了天时、地利、人和之便利,尽得崔公之衣钵,崔公每次给弟子讲解,师姐在一旁示范拳架动作,父女二人同教,让人既温馨又感动。
  2015年4月24日迎来了崔公88岁生日,改变了活不过49岁的人生宿命,冥冥之中遇到了陈金鳌先生,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命运,提高了生命质量,崔公感恩陈金鳌先生,怀念陈金鳌先生,在陈金鳌先生仙逝后的40多年里,每年在陈金鳌先生忌日举办祭拜仪式怀念陈金鳌先生,从不间断。
  六、授业解惑、传承大道
  自2001年结缘崔师已有15年,经过人品、悟性和文化功底方面长达10年的考验后,2011年底方允许作者进入家门聆听太极真谛,四年来只教授太极拳理,不讲拳架,直至举行拜师仪式。崔师讲授深入浅出,贴近生活、形象生动,重内不重外,将阴阳八卦、中医养生等理论紧紧结合太极拳练法和用法,使人深受其益,将太极拳的理解深入骨髓。举行拜师仪式后,有了一定的理论功底,作者方跟随崔师重新学习陈氏小架太极拳功夫架,一招一势,丝丝相扣,动作内劲细腻入微,练法用法古朴真实,身心真正地得到了养护。随崔公学习太极拳直奔核心真髓,注重内气、内劲的练养,重视心法在拳架练习和推手实战中的应用,作者近年来拳理心法豁然贯通,兵器套路和用法随之不学自会。
  太极养生重在练习五脏先天之机能,先、后天的精气神在五脏之间进行五行运化,五脏蓄养精气神,并将身体机能需要之外的精气神凝结成为内丹,如此内丹才是养生秘钥、长寿密码和体健身康的保证,因此,太极拳的练习应着重内丹的培养。
  因近十几年来的食品安全问题和环境污染问题,崔公已得癌症十余年,经过数次手术后,身体仅受些许影响,88岁的高龄竟然有着机能如同30岁左右青壮年一样的五脏,令检查医生们十分惊讶,护士每次扎针尤其肌肉针也是十分困难,皮肤和肌肉都不自觉地反弹一种本能的反应力量。
  更令人感动的是,崔公住院期间还不停给弟子们讲解拳理,甚至走出病房亲身示范拳势动作的要领和用法,弟子心中不忍,崔公仍坚持传授完他认为必须传授的拳理、拳势动作。这种传授中的点点滴滴,充分体现了崔公在传承大道上的孜孜不倦、一丝不苟,根据弟子的文化程度和拳术基础,分门别类、因材施教,崔公讲的清楚,弟子听的明白,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授业解惑。
  随着饮食习惯的改善,注重绿色有机食品的摄入,并逐步偏向素食,这两年的医疗仪器检查发现,癌症细胞消失不见,恶性肿瘤转变为良性肿瘤,且数量急剧减少,这种结果令中西医医生们感到十分的惊奇,这也许是老天保护崔公这种为数不多的国宝级人物吧。

该文章所属专题:陈氏太极拳小架传人

特别说明:除本站原创外图片及文章版权归原创人员所有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一代宗师陈金鳌
相关评论